守财奴的故事
已加入會員 68037 位,今日訪問 262460 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舊版首頁  |  登陸  |    匯款方式  |  設為首頁  |  加入收藏
 用戶名:  密碼:   qq登陸      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>人物專訪>>企業訪談

護林三十年 愿有后來者

發布時間:  2015-7-17
中國園林企業網7月21日消息:

護林三十年 愿有后來者

——記江西省武寧縣生態林場長坪溝護林點護林員梅香福


梅香福在巡山路上 通訊員冷小新 攝

  早上6點,吃過早飯,梅香福開始一天的巡山。一頂竹帽,一只塑料袋,一雙解放鞋,一身工作服,一把長柄砍刀,是他巡山護林的全部裝備。
  這樣的裝備和生活,梅香福固守了30年。
  梅香福,今年50歲,是江西省武寧縣生態林場長坪溝護林點護林員。
  長坪溝護林點護林面積超過1萬畝,是武寧縣最大、最艱苦的護林點。護林點在楊洲鄉境內,距離鎮上10公里,距離生態林場分場17.5公里。2003年,這里通了鄉村公路,2013年才通電,至今沒有手機信號。
  大山深處,一個幾近原始的護林點,4間簡易的平房,有梅香福的青春和記憶。
  上世紀50年代,一大批安徽人移居武寧縣,其中一部分成了林場的工人,這其中就有梅香福的父親。1986年,當了27年林業工人的父親因病去世。21歲的梅香福作為“林二代”,成為長坪溝護林點的護林工人。
  那是一段熱鬧、快樂的時光。當時跟梅香福一起在護林點的還有11名工人,每天大家一起伐木、護林,有一份穩定體面的工作和一群同甘共苦的同事,辛苦被快樂沖得很淡。
  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很久。從1994年開始,護林點的工人調走的調走、退休的退休、離崗的離崗,最終只剩下梅香福一個。護林員工作艱苦,工資又低,梅香福說:“我也有過走的想法,但我走了樹就沒人管了”。在無奈和不舍之間,梅香福留了下來。
  1987年,梅香福結婚,妻子唐木英也是在武寧縣長大的安徽人。這一年,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。為了照顧孩子,唐木英長期在安徽老家居住,直到2002年才回到武寧。
  15年,長坪溝沒有電、沒有手機信號,夫妻倆的聯系僅靠一封封書信,一去一回大概要一個月,幾頁紙上寫著滿滿的思念和關心、工作和生活。
  1998年,木材滯銷,林場經常發不出工資,梅香福一家頓時失去了重要的經濟來源。無奈之下,唐木英開始外出打工。11歲的兒子開始自己做飯、洗碗、洗衣服,還要照顧妹妹。兒子第二天要報名上學,前一天學費都還不知道在哪。“當時家里糧食什么的都是賒賬的,苦了兒子、女兒。”唐木英回憶說。
  長坪溝2003年通土路,2011年前后才通水泥路,20多年里與外界連接僅靠一條曲折的林間小道。每當暴雨、大雪封閉小道,油、鹽、米都挑不進山,梅香福有過一天只能吃一頓飯的經歷。長坪溝2013年才通電,以前照明一直用松柴、煤油燈。這里也沒有電視和電話,山里人對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。
  知道的很少,也就少了些許誘惑。梅香福絮絮地說著往事,平靜得像在講別人的故事。
  長坪溝沒有手機信號,他就每半個月去對面山頂或者山下有信號的地方往家里打個電話。家里有急事找他,他就聯系山下的農民,請他們上山轉告。
  2004年,梅香福夫妻回家吊唁去世的叔叔,剛回到山里,卻又得知在安慶讀書的兒子得了急性闌尾炎,身邊沒有家屬簽字做手術。夫妻倆向場里借了3000元錢,連夜趕往醫院。由于手術不及時,又沒有家人照顧,兒子留下了后遺癥。這么苦的日子,終究熬了過來。現在,兒女都已長大成人,在合肥有了工作。
  “當時我真的很傻,日子這么苦,都不知道走,不知道和他離婚。”回首過去,唐木英說出這句半開玩笑半抱怨的話,心下早已釋然。
  長坪溝地處靖安、永修、武寧3縣交界處,人文、地理環境復雜,護林責任重大,但由于位置偏遠、交通閉塞,各方面設施都不完備。
  梅香福每天巡山,查看有無火情、盜伐和蟲害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村子里治安混亂,偷盜木材的情況時有發生,護林員和村民的關系很緊張。有一次,因為梅香福在路上堵截了村民偷盜的木材,村里一個組來了200多人將挑米上山的梅香福攔在山下毆打。梅香福說:“當時村民窮,木材又值錢,你護林,就會被打。”從1994年開始情況好轉,偷盜木材的現象少有發生,他的護林點至今沒有發生一起火災。
  壓力還是有,畢竟是守著1萬多畝林子,而且大多已成材。梅香福說,整天又怕火又怕盜,害得自己才50歲頭發就白了大半。
  2002年,梅香福的生活有了改善。唐木英帶著55歲的父親過來幫忙,一家人一起看護山林。女兒中考的時候,妻子和岳父回安徽照顧,過了一個多星期回到長坪溝。唐木英一進門嚇了一跳,發著燒的梅香福躺在床上,手里抱著妻子走之前炒好的地瓜片哭,腿上爛了一個大口子,傷口已化膿。這才離開一個多星期,之前他多年一個人的日子,可是怎么過的?唐木英想到鼻子發酸。
  “我們這一輩子什么都沒顧到,就看著林子一天天、一年年長大。除了逢年過節回家外,一年四季都在長坪溝護林點。幾十年下來,兒女跟我們感情不深,兩三年才見一次。去年難得回家看望母親,母親當時已經病重,沒多久便去世了。”唐木英含著眼淚低語,“沒照顧好母親。”
  “還有5年,我就要退休了。”梅香福告訴記者,“退休后,我就帶著老婆、岳父一起去合肥,到兒女那養老。”憧憬伴著擔心。下一個護林員會是誰,又能在這里待多久?梅香福還是擔心這些樹。

網站簡介 | 網站優勢 | 會員服務 | 廣告招商 | 服務條款 | 法律聲明 | 免責聲明 | 匯款方式 | 網站地圖 | 友情鏈接
園林企業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11-2021| 園林企業經濟研究機構 |本站只起到信息平臺作用
不為交易經過負任何責任,請雙方謹慎交易,以確保您的權益 豫ICP備12025351號-2 

守财奴的故事 爱丽娜电子游戏 中国足彩胜负彩怎么买 埃瓦尔和巴拉多利德 排列三走势图 中国竞彩网混合过关 重庆时时彩计划免费群 终于明白开元棋牌二八杠输赢规律 马刺vs雷霆 中国厨房免费试玩 古怪猴子刚开始玩给分 轩辕传奇刺客装备属性 沙尔克04为什么没落了